搜课程:    
  当前位置: 资讯首页 >> 美国:心理之苦常伴新一代留学生
美国:心理之苦常伴新一代留学生

    今天的中国留学生,囊中羞涩者已很少见。独生子女、校门到校门的学生成为这一群体的特点。虽然研究生仍是留学人员的主体,可本科生、语言生,甚至高、初中生的人数却在持续增加。未经受过多少社会风雨的这群留美学生,心理承受能力如何往往成为关注焦点。

    股市赚钱自助来美读私校

    从上大二开始炒股的方啸,三四年来多数时间在赚钱,目前这位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才生,身价已超过百万人民币。他把赚的钱拿来作学费,支持自己留美深造。

    今年初,方啸进了南加州的PEPPERDINE私立大学,该校学费是一般美国工薪家庭支付不起的:本科生一年学费超过5万元,研究生一年学费超过3万元。方啸申请这所学校,是看中了学校中的国际交流项目。校方设计的研究生课程,包括毕业前到国外参与学术交流项目,访学3个月。

    来美学国际商务的方啸,毕业前将赴法国一所私立学校访学,国际旅行费、学杂费等均需自理。方啸预计,他在PEPPERDINE的全部留学费用将超过5万元。

 

    与母校相比,方啸感觉目前课程理论深度不够,但课程设计突出实用性,很有特点。方啸似并不在乎是否能在美国高校学到什么。他说,“留学的主要目的是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 为了体验一下美国人对待消费者的态度,方啸曾到麦当劳店要过白开水,以试探在不买任何食品情况下,服务人员如何接待客人。当服务人员将一杯免费热水端给他时,方啸有些感动,他喜欢美国的商业氛围。

    方啸生活上从不大手大脚:6000元买了一辆Nissan Sentra的二手车,寒假出外旅游乘过灰狗巴士、住过普铺(HOSTLE),在美西游玩大多是自驾游。目前生活上最大一笔开销即是房租,每月1400元,住在学校宿舍内——这是校方对新生的要求,住满七个月后才可搬到校外租房。可学校附近即是好莱坞明星云集的马里布地区,是洛杉矶房价最高地区之一,住在校外是否省钱尚难断定。

    假期花钱游美不回国看爸妈

    周明佳、陈韵羽、苟文洁和赵璐利用寒假从美东飞到洛杉矶旅游,感受一下加州冬天温暖的阳光和华人聚居社区的喧嚣。

    四名女生都是宾州LEHIGH大学金融专业的研究生。LEHIGH是私立高校,校方规定硕士生需修满33个学分才能毕业,学费超过3万元。四位女并非出身豪门:“都是工薪家庭,是父母把给我们买房的钱拿出来让我们留学了。”

    来美才半年,四名自费留学生,已第二次出来旅游了。她们留学的目的是体验不同的文化,提高英语实战能力,同时逼迫自己全面提高独立生活能力。

    周明佳来自江苏、陈韵羽是川妹子、苟文洁是上海人、赵璐老家在西安。虽然四位女生来自不同省份,可她们身上却有许多共同点:都是独生女,出国前从未做过家务。来美后,她们都要学着自己料理生活,学着自己做饭吃。

    四人很满足目前的留学生活,因住在远离大都会的小城镇,房价相对便宜。每月租房分租的费用约300元,吃饭花销约300元。她们感觉在美买衣最划算:“在美国穿衣花的钱和在国内差不多,可穿的都是名牌。”

    “有些同学不是太适应,感到在美生活寂寞。我们没有这种感觉,”四名女生站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这样说。

    第一次到美国各地旅游时,她们每人大约花掉了一万四五千人民币,跟回中国看一趟父母花的钱差不多。可她们没有回国探亲的打算,原因是,“爸妈更希望我们在外边多看看。”

    砸大钱觅适合孩子性格发展的教育环境

    在中国家庭片《明星梦》中担纲主演的牛孜若、牛孜晨是一对孪生姐妹,今年暑假过后她们即将在圣地亚哥的一所教会中学做小留学生了。这对12岁的小姐妹,一谈起来美留学即兴奋不已,表现出强烈的留学意愿。

    她们毕竟太小,想象不到成长过程中与中华文化脱节的问题。这对小姐妹不容置疑地说,虽然到美国留学,可以后一定还会像现在一样说流利的中文。

    文化脱节,并非单纯的语言问题,不过对于她们,文化上的事似乎太抽象,她们也不愿多想。

    牛家家长为这对姐妹花选择的这所私立学校,是全美第七大城市圣地亚哥的一所教会中学,全校学生400人,该校的小中国留学生已有11名。每年每人留学费用需4万余美元,对于牛家姐妹,这个数字要乘以二。

    做导演的妈妈张彬彬说,孩子们出来主要是见见世面。“美国的教育比中国的应试教育好。”她认为,“为孩子选择的教育环境,应适合孩子的性格发展,哪位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幸福中长大?”

    牛家小姐妹现在12岁,读到大学毕业需10年时间,需近百万美元的教育经费。这钱花得值吗?张彬彬说,“在孩子教育上花钱,宁可花错钱,没有花得不值的钱。”

    孜晨、孜若两姐妹虽拍过电影,做了小明星,可她们并不希望成为演员。

    孜若喜欢学金融,而孜晨喜欢摄影,她希望成为拍摄电影或电视新闻的人。

    为学地道英语远离华人区

    2002年7月,来自广西南宁的三男三女六名小留学生抵达了洛杉矶,当年他们年龄最小的仅有16岁,最大的18岁。

    在华裔人口超过33%的阿罕布拉生活不到两个月,六个人感觉很适应,阿市是洛杉矶县华人绝对人口最多城市。

    六人的班里也大多是华人同学,大街上买东西基本可避免英文,中式蔬菜水果超市中有得是,若想奢侈一下,中餐馆的菜色是世界一流的。

    可此时“后方”,南宁的六对小留学生家长下达了命令:放弃在华人社区语言学校补习英语,向美国中部的农业州勘萨斯进发。约六年后从南加大获得硕士学位的尹平(化名)说,当时家长们的决定是对的。尹平目前在洛杉矶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。

    六名小留学生来美后,六对家长就常聚在一起,交流信息,相互慰藉,后来干脆组成了一个小小的“家长协会”。家长佟玲回忆说,当时大家谁想起点什么事就互通电话,或是聚在一起讨论孩子们的事情。

   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家长们发现,洛杉矶的华人聚居区生活方便,可距离光怪陆离的大都市生活太近,诱惑太多,因此决定让孩子们到美国中部勘萨斯的小镇海斯去。佟玲说,当时那里的学费是全美最便宜的,又远离大都市,是理想的学习环境。

    当年8月23日,六名小留学生奉“家长协会”之命乘坐大飞机到了丹佛,再改乘小飞机抵达了目的地勘萨斯州的海斯市。

    海斯市实际上是座大学城,人口1.2万人,其中七八千是大学生,当地人口以德裔白人为主,老人居多。六名中国留学生进驻海斯之后,居然成为当地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。

    六名小留学生刚到海斯时,根本没有中餐可吃,要想吃一碗越南米粉即要开车3小时,到WICHITA这个勘萨斯州最大城市去;若真想吃中餐或日餐就必须开车5小时到丹佛了。

    心理之苦常伴新一代留学生

    随中国国民收入增加,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能力也逐步提高,成为来美留学生人数大幅增加、层次更加丰富的基础。今天的中国留学生似很少有人在经济上出状况,可他们心理承受能力,往往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 洛杉矶总领馆教育参赞陈准民,分工主管领区内留学人员,他曾举过几个发生在领区内的事例,说明新一代的留学生在心理素质上远不如他这位30年前留美的老留学生“皮实”:

    有一名留学生,因与家长意见不合即采取“冷战”手段,不与国内家长联系。家长担心出事便求助领馆协助找人,最终大家在超市中找到这名留学生时,这位年轻人并不以为然。

    还有的留学生,仅因自己完成学业的时间晚于同来美国的同学即起了轻生念头,结果闹出蠢事来。

    陈准民说,不愿求助心理医师是中国人的陋习,这让那些心理素质低的留学人员心理上遭受了更多痛苦。